含羞草实验研究所

男人熟悉而困惑的声音,从头顶飘下来,他低头凝着她泪眼模糊的小脸,低声的问:“跑什么?找了你十几天!”

他把十几天三个字咬得格外重,以此显示他对她的思念,抱怨她的不上道!

可是,她已经思念了他整整381天,是十几天的很多倍,这期间她熬过了多少个****夜夜,多少次拿起手机想给他拨打电话,又强迫自己把手机放下,夜里经常一个人抱着被子,靠想象他和过去的自己在做什么才缓解相思之苦。

她的手,轻推他的肩膀,低吼:“你放开我!”

“不放又怎么样?”他轻哼一声,眼神深深的凝着她如羽翼般的睫毛。

南笙情抬起脚,重重的往他脚上一踩,用力挣扎:“我叫你放开我!”

孤独善吃痛得轻吸一口气,低头恶狠狠的瞪她,这死丫头,他的手臂压着她的后腰将她整个人往上一提,低声训斥:“闹什么?不想见到我?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南笙情两手作拳,狠狠的砸他的肩膀,两腿直蹬:“放开我,放开我,你放开我!”

孤独善索性将她抱着,大步朝着她的画架走去,直接把她放在凳子上。

静止的时间仿佛忽然又走动起来,周遭的一切又活动了起来,付钱的顾客继续付钱,开车的司机继续开车,行走的路人继续行走,静谧的周遭又热闹起来。

孤独善居高临下的看着闹脾气的女孩,手压下来,像是要狠狠揉揉她不开窍的脑袋,但落到她发丝上的手指,动作却格外的温柔,细心又含情脉脉的帮她整理着刘海。

他低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近在咫尺的看着她,她的眼睛波光流转,潋滟动人得令人心醉,让他忍不住将唇,压在了她的眼睛上,亲她一口,她却不配合的将脑袋一偏。

蕾丝酥胸尽显女人风姿

“是不是等了我很久?”孤独善像是浑然不觉她在闹脾气,冰凉的双手轻捧着她的脸,将她脖子上的围巾往下压了压,抬起她的下颚,看着她笑:“养白了,不错。”

南笙情用力推开他,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将头埋得很低,很低。

“干什么?说你白了又不是说你黑了,怎么还没脸见我?”孤独善将她的双手掰开,她就是抵死不从,被他强力掰开两手,被迫抬起脸,她就紧闭着眼睛,这副执拗的样子……

“少爷。”伍一激动得大步走过来,肃然起敬,夸张的行了个军礼。

“嗯。”孤独善清浅的点了个头,心思在倔强的丫头身上,见她紧闭着眼睛,他捏着她的脸道:“脸上怎么多了一道划痕?什么时候刮到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看来要联系整容医院,不然以后怎么带得出去,哎哎,丑伤心了……”

“你胡说八道。”南笙情用力挣脱开被他束缚的手,紧张的摸自己的脸,根本没有摸到什么划伤,她知道自己上当受骗,抬脚,抬眼看准了,狠狠的踢了他一下:“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