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太突然了?我只不过已没有在外面表露过而已!”琳琅生气的说道。

程天君用这不紧不慢的语气慢慢的说道:“琳琅姑娘,恐怕你还不知道20年前,敌国的间谍曾经伪装成咱们我朝之人,窃取了大量的消息,给我朝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

“呵呵,程公子,我看你是这段时间睡糊涂了吧,如果我真的是间谍的话,再怎么说也不可能伪装成一个村姑呀,因为一个村姑可接触不了什么大人物!

再者说了,我要真有什么变化的话,那村民们会意识到有异常,可是你见村民们说什么嘛,我就是我,如果程公子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只能说自己问心无愧!”

程天君忍不住拍起了手,“琳琅姑娘自然是心胸坦荡之人,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琳琅姑娘,我也开门见山地说了,你的因素非常的好,琳琅姑娘有没有想过跟我一起到外面发展,我可以保证琳琅姑娘锦衣玉食……”

“我不需要,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待在这个小村里,然后招一个女婿,生一大堆的孩子!”琳琅直接开口拒绝,“程公子,我们两个人不是一路人,等你伤好之后,请你尽快的离开这里吧,不要拖累了我们!”

“为什么琳琅姑娘会说我拖累了你呢?”程天君不解的问道。

“你骗骗那些村民们还可以,但是你骗我不行,你说你脑子糊涂了,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可我是个大夫,知道你哪里受伤,也知道你哪里没受伤,你的脑袋好着呢!

再者说了,如果是我受伤的话,第一时间醒来应该是想着联系家人,可是成功者并没有说明你受伤的事情与你家里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程公子,我们村里的长辈儿就诊的目的确实不简单,可是他们的要求也非常的简单,只想好好的过日子,所以希望你能够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不要给他们带来麻烦!”

程天君低着头,薄凉的嘴唇勾起一抹笑,慢慢的说道:“琳琅姑娘,你很聪明,因此……我越发的不想放开你了,琳琅姑娘,实不相瞒,在下出生侯府,是侯府的世子,如果琳琅姑娘愿意和我一起回去的话,我保证会厚待琳琅姑娘!”

琳琅听到这话心突然刺痛了一下,钱是原主求之不得的事情,如今突然轻而易举,呵呵呵……说起来,真是有些讽刺呢。

“程公子,我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我也懂得一些道理的,一个女孩子跟一个男孩儿就这样走了,你觉得在外人看来会是什么?

清纯又粉嫩的黑丝MM写真

程公子,我知道你家大业大,我也没想着去贪图富贵,我的要求非常的简单,你虽然有权有势,但是给不了我想要的!”琳琅拒绝的说道。

程天君咬了咬牙,“我可以纳你为贵妾,我知道现在委屈了你,只要等你生下我的孩子,我可以提你为侧室……”

“程公子,你出来这边也有一段时间,我是什么脾气你想必也比较清楚,我不是贪图富贵的人,如果我想要钱的话,我可以凭借着季节艺术获得一大笔的财富,可是我都没有那么做,因为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琳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程公子,你的身份确实了得,但是荣华富贵锦衣玉食都不是我想要的,而且程公子,我对你无意,所以你就算给我再多,开的条件再大,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时候不早了,程公子早点歇息吧,明天是个好日子,想必成功者能从我的房子里搬出去吧!”

“你……”程天君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又变,最终他还是没有开口,而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第2天,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程天君死死的盯着琳琅的眼睛,又问了一遍,“我的心意不变,我再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离开?”

“不愿意!”琳琅斩钉截铁的回复到。

“那你可不要后悔!”程天君一甩袖子生气的离开了,可是再走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他以为琳琅会看着自己,却没有想到琳琅早早的就进了房间,他心中蔓延起无限的失落,是的,他非常的喜欢琳琅,虽然这个姑娘不娴熟不大方,不得体,但是他就觉得有一股味道在,跟自己平常见的女孩子不一样,所以他才愿意以贵妾的位子纳她,可是他没想到他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而且拒绝的那么彻底。

送走了程天君之后,琳琅真的是松了一口气,把家里家外打扫了一番,背着竹篓,去了山上。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四天,在这几天里,程天君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联系侯府那边的人,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会主动的找上门来。

“村长,我问你这段时间里,你村子里有没有人见过陌生的男人?”衙役手拿一把大刀,不客气的问道。

村长听到这话眼神有些飘忽,想起村中一个长辈,家里接触的男人,可是看着衙役的态度,又不敢说出来,因此只能颤颤巍巍的说道:“哎呀,大人你是知道我们这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而已,平时你都在自己的村子里呆着,哪里去过外面,更别提见过什么人了?”

衙役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行了,我知道了,如果你真的见到什么陌生的男人的话,赶紧去镇子里面报官,那个男人可是一个江洋大盗,手底下有好几条性命呢,而且报官之后还有重赏,足足有五百两银子呢!”

一听到是江洋大盗,村长都快要吓尿了,毕恭毕敬的把那些牙医们送走之后,赶忙找来了村中的长辈儿商量对策。

“我觉得那个衙役说的不对,我看那位公子风度翩翩,气宇轩昂,不像是江洋大盗!”

“这话说的可不对,要知道识人识面不知心,是不是江洋大盗可不是你说的算了,按照我的说法,现在就应该报官,就由官府来处理!”

“这可不行呀,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江洋大盗的话,咱们报官岂不是打草惊蛇了,万一遭到报复怎么办?还不如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放那个男人走吧,反正天知地知我知你知!”

“那可不行,你没听那衙役说嘛,整整有500两银子呀,500两银子,那得买多少的地呀!”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江洋大盗的话,那咱们怎么制服那个男人呢?这要是等官兵来的话,那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是呀,而且村长也对那些衙役说没有见过那个男人,要是真的呀才能来了,那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打脸算什么呀,能比得上银子重要吗?500两银子呀,咱们在地里面刨食一辈子都赚不了那么多钱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