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艾莉

当晚,在竹木大堂下了车,白小满三人未作停留,径直去了传送仪所在的那处小平台。回到市区后,看着以开始泛白的天空,再无睡意的几人随意找了家24小时咖啡馆坐下。

金妮在吃了一点东西后,将她昨天的经历一点点讲给了二人听。

结束午饭,在与同事们分别之后,金妮去了瑞希酒店。刚一踏出传送仪,还没走几步就收到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换房间了,来3505号房”。当时金妮只看了眼发信人是白小满,并没有多想,就径直上了电梯。直到后来被那人关在了行李箱中时,她才发现了这条信息其实大有问题。

当时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的金妮,就这样来到3505房间门口,却是发现房间门开着。完没有任何警觉的金妮,想也没想,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去。

房间里并没有人。金妮也没关房门,转了一圈后,通讯器响了起来。接听后传来白小满的声音。说是去接客户了,让她先坐一会儿,并表示桌子上买了她最喜欢的甜橙饼干。让她边吃边等。

金妮一看果然是自己喜欢的那款饼干,哪里会想到这其实并不是她小满姐为她准备的。看着那饼干,虽然才吃过饭,金妮还是馋嘴的吃了两块。

可刚咽下饼干没多久,金妮就感到一阵眩晕,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待到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那个房间里,一看时间却是已经到了傍晚。

这时金妮已经察觉到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也不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金妮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立刻逃跑的决定。

正准备离开,之前不知何时被什么人关上了的房门,却是在这时被打开了。

之后,就看见一个带着猪头面具的人,推着一只巨大的行李箱走了进来。金妮很害怕,大声呵斥对方。但那人却是不为所动,只是当着她的面将行李箱打开,之后朝她走了过去。金妮冲上前去,想要推开那人逃跑。奈何对方力气太大,一把就将她推倒在地。

金妮试着站起来,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吓的再没了力气。只能坐在地上,蹬着腿往窗边退去。

那人虽带着面具,但身形高大,一看就是个男人。金妮没法逃脱,在退到窗边后,再无躲无可躲,被那人一针扎在了手臂上。看着针管中那不断注入自己身体的透明液体,金妮顿时感到身肌肉一松,连之前那点最后的一点力气也开始渐渐消失。

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

她使劲咬住嘴唇,想尽量保持清醒。之后那猪头男就将她拖到了放行李箱的地方,一把将她塞了进去。就在这时,金妮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中午发送信息给她的那个号码,虽然显示的是白小满的名字,但完没有两人过去的聊天记录。

可那时才想到这样的事,明显已经晚了,行李箱的拉链已经被那猪脸人部拉上。黑暗中,金妮努力摸出自己上衣口袋中的通讯器。在找到了白小满真正的号码后,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发出了那条求救信息,之后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待再次醒来,已是在别墅中看到白小满的时候。

听完,金妮的讲述,白小满也将他们到达别墅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金妮。只是隐去了她被换过衣服的那一段。在白小满看来,既然金妮什么都不知道,那视频也被小艾清除了。现在这种有惊无险的结局,对她来说算是最好的结果。

那些事情告诉她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至此,三人总算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拼凑了个七七八八。那个与金妮语言通话的人,多半是用了变声器的道达美。至于伪造通讯号码,那就更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事情。花钱弄一个号码修改软件,就能轻松搞定。

只是在又讨论了一会儿细节后,白小满突然意识到,那条发给她的求救信息其实应该是对方故意让留下的破绽。甚至她怀疑,如果当时金妮没有成功将信息发出去,那人估计也会用金妮的通讯器发送类似的内容。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引自己过去。

但这样一来,不就暴露了自己其实并不是真正想要害金妮的人了吗?

其实,对方完可以在金妮第一次吃下饼干晕倒后,就对她注射那种奇怪的液体。或者将她直接弄到别墅去。想要骗自己上当,直接用金妮的通讯器发来信息就好。

何必要像现在这样多此一举呢?

想到这里,白小满突然想起之前崇川说过的一件事。那是关于道达美的一个癖好。他又一个变态的爱好,就是喜欢看到别人因为自己而感到恐惧。

难道就为了这个?

想看金妮在那猪脸面具前惊恐的表情?

她不知道。白小满有些无语。她想起了那个饼干盒下的小纸条。

“还真想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啊。”

是了,从这句话中就不难看出,道达美还真是一个以折磨他人为乐的大变态。

白小满很想立刻冲着他那张猪脸吐口水。

但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变态的原因。也许那对于道达美来说,金妮是否认定自己就是想要害她的真凶,也许在他看来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一切按照他原定的那个计划进行,事后就算金妮发现了真相。

不,应该说,金妮那么聪明,事后一定会发现真相的。

即使没有猪脸男对她注射的那一段,白小满相信,金妮事后肯定可以从各种细节处找出自己并不是凶手的线索。

所以,道达美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金妮认为事情是自己做的。想来他在事后应该是准备用照片或视频来作为威胁。如果金妮受不了他的胁迫,指认了自己,那当然最好。可即便是金妮不肯指认自己是凶手,她也没有其他可供怀疑的对象。

即使是现在这种情况,那个带着猪脸面具的男人,也完可以被认定为是白小满的帮凶。